小巷深深进士井


网址:http://smqbw.cn 编辑:连传芳 作者:裴耀松 来源: 时间:2019-04-04

位于沙溪与胡贡溪交汇的永安市贡川镇,自唐宋以后由于水运交通便捷,商贸往来频繁,成为远近有名的商埠。随着朝代的更换,社会治安的动乱,也成为流寇骚扰、抢劫的目标,百姓无法安居乐业,苦不堪言。

明嘉靖三十九年(1360年),来自广东的流寇闯入贡川“烧劫俘戮”。为防再次遭受侵犯,保障乡民生命财产安全,“上司行示村落,筑堡自卫。”经过多年的督告,乡人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周长六百二十三丈、高二丈四尺的城墙建成。每块砖重达十五公斤,并留下“贡堡”、“贡川”及烧制工匠姓名的印记。四周城墙开出攀龙、临津、延爽等五个城门。为防万一流寇侵扰,城门紧闭、居民无法下河取水饮用,在城内各条街巷先后挖水井五口。

“深巷钭辉静,闲门高柳疏”,如今在这夕阳西下的宁静小巷里,五口井的四口已被历史淹没了,再也听不到轱辘转动的声音。但是“井之为义,汲养而不穷”,贡川的五口井,在民间也留下耐人寻味的传说。自从深掘五口井后,又出了两名进士,故而五口井又泛指进士井。这两名进士,一是明万历丁未(1607年)科进士严九岳,初任广西梧州推官,后奉调朝中任户部主事。他在任上为减除税赋、督运通州粮饷等多有政绩,朝廷曾赐奉政大夫。二是明崇祯辛未(1631年)科进士罗明祖,任华亭县(今上海市松江县)知县时,出任伊始,革除每年送给知县“市利”达“万金”的旧例。对这笔额外的收入,罗明祖不为所动,有人曾劝说,按旧例收的钱何不留给子孙做遗产,而他却说,不能拿民脂民膏,我只拿清白二字遗留子孙!

这是继宋代贡川陈氏旺族“一门双理学,九子十登科”后,过了400多年又出现的功名和朝中任职的贡川人。如同堵塞的泉眼经过疏通后又开始畅流。泛指的五口进士井,现存一口座落太平巷(后称进士巷),井深十几米,井台用开凿的岩石镶嵌,高约50公分。经历400多年的沧桑,石围有的已经残缺,缝隙间长出的青苔,依旧湿绿;井水已不再饮用,幽深的水面隐约可见绿漪,似乎闪烁着淡淡的青光。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这座古井因开凿于明万历十八年(1590年),现为永安市文物保护单位,拍摄电视剧《聊斋》曾入镜。透过历史,可见贡川人文的底蕴,继严九岳、罗明祖之后,贡堡内还相继走出清顺治拔贡、出任山东栖霞县知县罗南星。清康熙甲子科乡试举人聂儆,出任江南开封府荣阳县知县、升任户部广西司主事。清康熙贡生聂大勋,雍正二年出任宁波府通判,广东高州府知府。

贡堡的兴建,贡川五井的挖掘,印证了数百年来民生的需求与向往。罗明祖在《贡川文昌阁记游》中说:“贡川,一弹丸地耳,借愚公之力,称而为龙蟠虎踞之邦。”清代林祥在《贡川堡》一文中指出贡堡的建成是巡抚刘公、巡按李公的大力鼎助,地方官汤君“殚竭心力”,贡民的捐资营筑,共同努力的结果。吃水不忘挖井人,历史已经翻过新页,贡川的进士井也值得一提。

三明侨报地址:三明市列东中银大厦十七层 编辑部:0598-8241637 广告部:0598-8225078 传真:0598-8241637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8-8241637 举报邮箱:smchenzz@163.com 
闽ICP备17004850号  ag6亚游|开户 Copyright @ www.smqbw.cn 2017-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欢迎您访问本站,您是本站第 3025295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