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生命的行者——记中国现代禅诗流派代表诗人詹昌政(图)


网址:http://smqbw.cn 编辑:陈志忠 作者: 碧 青 来源: 时间:2017-04-07

?

昌政,本名詹昌政,作品见于多种报刊,着有《昌政说诗》,主编《诗三明年度诗选》、《三明诗群》等。现在三明日报社工作,是现代禅诗流派主要成员。

探寻人类生命存在的本质,表现人类逐渐走向觉悟的心灵所具有的价值和意义,是现代禅诗探索者重要的诗写内容。诗人昌政更善于把生命放在大自然的生命场里去观照体悟,像一个努力去觉悟生命的行者,用诗表达出内敛、沉静、清澈、优美的独特韵致,既有中国诗歌超越的审美韵味,又有很强的现代生命感。

作为现代禅诗探索群体的主要成员,具有深厚古典文学修养的昌政走上诗禅相接合的创作道路,亦是在探索诗歌创新的过程中实现的。他曾经这样描述这一历程:

“在我看来,中国古代诗人多为禅者,他们的许多作品呈现禅境,表达禅意,富有禅味。那种人与自然和谐的态度,物我两忘的境界,让我向往。当我对现代诗感兴趣时,刚好遇见三明诗群的领军人物——范方先生。当时,这个诗群以大浪潮现代诗学会参与八十年代中期的全国诗歌群体大展,其口号是:大时空,大心境、大技巧。这对我影响深远。当时,范方先生说,虚静是最强大的。空,即有容。人在大时空里的苍茫感、无力感、虚无感、幻灭感、宿命感,通过仰望星空、俯看积水里的天空,感受尤其强烈。读佛教相关的书,读说禅的书,改变了心境,即:换个角度看人生。达观,从容,坚韧,对渺小的敬重,对天地万物的敬畏,对生的欢喜,对死的淡定,这都形成我诗意表达的原初冲动。(昌政《致碧青的信》)。”

昌政在现代禅诗探索论坛找到一群志同道合者后,重新确认并调整了创作方向,开始自觉追求现代禅诗。改变过去的理性思维习惯,观照诗写对象重直觉、顿悟,对于诗意的表达亦由表现转向呈现,逐渐抵达平和、自然、圆通的诗歌意境。

寻找诗意的契合

昌政最优秀的诗,都是在心灵与造化之物中寻找到了诗意的契合。他的现代禅诗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其意象传承了古典诗歌意象的艺术特质。心灵与自然融合的意象,体现着传统文化的审美心理追求;以感悟自然而生发的灵感意象,融合着传统的直觉思维特征,具有很强的直感性,并呈现出哲理化的意境。昌政的诗,不仅意象丰富而深邃,而且构思精巧,语言精致又富于哲理。如《铁瓦寺》:

夏雨一下一下打在铁瓦上

小寺盘坐在

苍茫里

?

比晚钟更茫然的是

山下的灯火

?

亮起

又都熄灭了

这首诗以夏雨、小寺、晚钟、灯火等意象,营造了一种自然又神秘、简单又深邃的意境。无疑,夜晚和夏雨、小寺、晚钟、灯火构成的独特世界,看似在诗人之外,实则在诗人的心灵之内。抑或,这些意象的明灭,就是世间事物的明灭,生命的明灭。“夏雨一下一下打在铁瓦上,小寺盘坐在苍茫里”,雨水的清凉沐浴着小寺和苍茫相交融,形成了天地深邃的意境。在这样的苍茫深邃里,山中的晚钟却是茫然的。晚钟,或许被茫然者敲响了。或者根本无人敲响晚钟,它才愈显茫然……而比寺里的晚钟更茫然的是山下的灯火,亮起,又熄灭了……

那些“山下”的灯火,是因人沉睡而熄灭,还是因灯灭而使人沉睡?那些“山下”的灯火,是被时间的雨水淋灭,还是它自己油尽灯枯?看上去,灯灭是那么自然,又那么不自然。再看,灯亮了又灭了,虽然那么不自然,却又那么的自然。小寺盘坐着永恒的醒悟姿势,却唤不醒晚钟的茫然,亦点不亮山下的亮了又灭的灯火。尘世里点燃后转瞬又熄灭的灯火,最终归入了黑暗,归入了沉寂。或许,在另外的一种黑夜来临之时,它会再度被点燃,并且再度熄灭?这种在黑暗点燃又熄灭的灯火,如何能够永远燃烧生命,变成一灯消除亘古黑的光明之灯?

这首诗,看似只描写了夜晚山中最平常的景象,实则寓意极其丰富,呈现出神秘又奇异的诗美。

唱出生命清醒的歌声

昌政,是一位在喧嚣的城市里生活的诗人,在充满物质欲望的城市里,能够唱出生命清醒的歌声,需要超越的心灵和独立的精神和品格。“除非情不得已,我觉得一个真正的诗人,是不应该加入到任何大合唱中去的。大合唱的发生,既是中国这样‘特色’风水的产物,也是现代世界信息发达、传播迅速的一个结果。但这却极容易将人带入到一种不自觉的混乱和危险境地。我说的当然是艺术,那是一种毁灭的境地。所以,一个真正懂得这种艺术的严肃歌者,都会小心的去避开这样的混乱和自毁(南北《独自出新声——现代禅诗系列理论随笔之17》)。

昌政在现代禅诗的探索之路上行走着,醒悟着,超越着,书写着,并且不断“独自出新声”。请看下面的这首《行者》:

减去什么你才等于这个秋天?

捡草籽的午后

有一场雨在你的

篮子。有一阵风在你的

脚步声里。

?

你在路上。

你在消失。

这是诗人在生命旅途中独特的体悟和发现。“减去什么你才等于这个秋天?”这一句因秋而醒悟的发问,直接触动着人的心灵。很显然,诗人已发现人的生命里与秋天不相匹配的东西,那是不能和秋天成熟的果实具有等同重量和意义的东西。或者,有了那些东西的存在,人的生命就无法同秋天的果实等值。或许,正因为背负着那些异于生命价值和意义的东西,诗人发现了:

捡草籽的午后,

有一场雨在你的

篮子。有一阵风在你的

脚步声里。

没有采摘生命甘甜的果实,却捡拾着草籽——这大自然的籽粒。篮子里才有了一场风雨。脚步声里才有了一阵风。这是让生命轻飘的风,是可以把草籽吹走的风,亦是带着人的生命前行的风。而这样的行走,呈现的景象则是:

你在路上。

你在消失。

我曾在另一篇文章里这样解读《行者》:“每一个在世上行走的人,都背负着生命本身以外的很多东西。有的人,在世间森罗的万象里生存,总希望通过掌控外在的事物,使自己强大起来。而却很少倾听自己那颗心的需求。时间无情地流走,心灵却难以在漫长的岁月里,显示出应有的面目和美质。我是谁?这是心灵最焦急而又最困惑的呼唤和寻找。也许,一个人不再用别人的尺度,来衡量自己的生命价值的时候,自己的心灵,就在世上显现了。或许,负重又失去自我的人,已经走过了春花的烂漫,也走过了生长叶荫的夏天,正走在秋天的时光里。但是,如果,不减去那些背负的沉重,生命会呈现应有的价值吗?心灵会露出本真的容颜吗?于是,我们听到诗人昌政对生命的叩问,是那么震撼:减去什么你才等于这个秋天?减去什么你的生命才是本来的自己?减去什么你才能用一颗本真的心,呼应自然天地?
捡草籽的午后,有一场雨在‘你’的篮子里,有一阵风在‘你’的脚步声里,那是一种空,亦是一种得。因为,你还捡到了草籽。走在路上,生命的时光在消失,又将在消失中实现一种延续。‘你’篮子里的草籽,已显示出了永恒的意义:它们会在自然里生生不息。

这也是人的生命存在,本真而朴素的意义。”

以禅者的心灵观照世界的无常

“诸行无常”,凡是出现在大地上的有形事物,必将消失。但这个世界,亦不会因自然消失的事物而减损它特有的生机和生命力。昌政正是以禅者的心灵观照世界的无常,他的诗里才呈现了在无常中醒悟的美好境界。比如《游子》:

山路绕过岁月

毕竟追上了游子

?

还有什么行襄不能放下的呢

当路边的山茶花依旧嫣然

游子,曾经忘记自己为什么而奔波吗?他的行走,又因何曾经远离了“山路”?显然,诗人已经无需再表述游子过去所走的道路。山路绕过岁月追上游子,亦说明游子已走在正路上。既然走到了正路上,路边的山茶花则依旧嫣然。远离了过去的岁月,就什么也没丢失……

是的,被“山路”追上的游子,还有什么行襄不能放下的呢?在生命的旅途中,人需要放下的都是心灵的负担,或染污生命的事物。可是,人,又最难明白自身所背负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甚至会把控制或围困生命的事物看成是生存所需要的东西。所以,也就最难放下应该放下的负重。西方哲学家告诉世人“认识你自己”,中国禅者则让人开悟,认识自己的“本来面目”。而人最难认识的正是自己。仿佛,背负着那样的沉重,才可以体味生命的重量。其实,很多人并不是不想放下,而是弄不明白“空”的内涵,惧怕“空”了一无所有,生活和生命而消失了的东西而失去意义和趣味。不知“空”,本是让染污心灵的东西从心里消失,露出本心或本性。“空”,乃是能够呈现本心、通透天地万物的境界。只有具有极高智慧的人,才可以真正进入生命的“空”境。进入这种超越现实苦难和心灵负累的“空”境,心才真正远离浊物或尘埃般的思想,才会使一个人的心灵更强大,才会用有能够透视和把握人生一切的智慧和力量。否则,人,总会被那些沉重的事物或泥沼般的思想所围困,身心亦不能自由,总是被生存环境本身所左右,也就是失去真正的自我,在人世间流浪……

其实,无论游子放不放下沉重的行囊,路边的山茶花都会依旧嫣然。世界本来如此美好,而背负沉重行囊在世间行走,只能承受沉重或这份沉重带来的生命遮蔽。而只有放下不该背负的行囊,才可像山茶花一般自在开放,自然呈现生命的美质。这样的时候,肩负的行囊即生命的负累,还有什么不能放下的呢?放下即解脱,生命亦恢复本我的状态,轻松而自在。

这首诗里的“山路”暗喻的大道,其实从来都没有消失。“道不远人”,而人却经常远“道”。所以,便出现了“山路”追“游子”的现象。值得庆幸的是,无论绕过怎样怎样的岁月,“道”,都不会放弃游子。“道”,自会追上远离道的人,并让人醒悟,放下生命负重的行囊。而因醒悟而放下负累的人,不仅明白路就在脚下,生命合着“道”,亦看到了路边灿烂的花朵。

形成了自己的表达方式

昌政对现代诗的艺术表现技巧,有过长时间的探索过程,深受台湾以洛夫、瘂弦、纪弦、罗门等为代表的现代诗派和大陆以北岛、舒婷为代表的今天诗派那种来源于中国古典诗词鲜活、洒脱的风格影响,并形成了自己的表达方式。他把诗歌表现技巧看成是艺术水平的重要尺度。他的诗歌讲究技巧,有时甚至到了形而上的地步。他认为:“诗是命名的艺术——它要求诗人立足于生活,以全新的眼光观察事物,洞见细微,从寻常场景中发现诗意;诗是弹跳的艺术——它要求诗人由此及彼,由实而虚,从具体的事物和生活中拓展出诗意的空间;诗是折叠的艺术——它要求诗人以暗示、隐喻等手法,表达言外之意,将诗意徐徐地展开(昌政《致碧青的信》)。”

昌政的另一首小诗,则把视野投向了更远的《远方》:

如果还没下雨

那就看云:飘向远方。

?

?

既然雨已下过,

那就看水:流向远方。

云飘向的远方,雨流向的方向,亦是诗人目光和心灵探望和追寻的方向。这首诗虽然只有四行,却呈现了开阔的天地。诗人在审美观照及体验的过程中生发的意象和呈现的优美意境,蕴藏着丰富的意义,流动着心灵或曰生命美质的活泼生机。

昌政已有成熟的诗观:“诗是一种寻找或发现,写诗如参禅。”作为一名在人生的旅途中不断实现着生命和诗歌双重超越的行者,昌政会一路呈现无限美好的生命诗意。

(碧青,本名张书琴,现居河北迁安。出版有《告别一个季节》、《谁会送我一双香草鞋》等诗文集多种。本文节选自《禅对世界现代诗的影响初探·用心灵把握世界和自身,呈现超越的神韵之美·读《世界现代禅诗选》随感》。)

闽公网安备 35040202000221号

三明侨报地址:三明市列东中银大厦十七层 编辑部:0598-8241637 广告部:0598-8225078 传真:0598-8241637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8-8241637 举报邮箱:smchenzz@163.com?
闽ICP备17004850号??ag6亚游|开户 Copyright @ www.smqbw.cn 2017-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欢迎您访问本站,您是本站第 3170394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