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险南美创大业

记巴西巴中贸易促进会的会长、苏珊集团公司董事长王奠兴

网址:http://smqbw.cn 编辑:陈志忠 作者:曾春根/文 陈志忠/图 来源: 时间:2017-06-22

 

 

经商失败 出国打拼

20世纪50年代末,王奠兴先生出生于明溪盖洋镇湾内村。小时候家境贫穷,兄弟姐妹多,小学毕业便外出谋生,他充满了求知欲望,在求改变求发展中,仍然不断地学习文化,先后自学完成了初中、高中课程,还完成大专学业。1991年初他鼓足勇气,远渡重洋,辗转抵达南美洲巴西美丽的城市圣保罗,开始了艰辛的国外创业历程。

近二十年,王奠兴在南美洲巴西等国家的立业、创业、守业、发展的历程,可谓是一波三折,历尽艰辛,甚至可以说用性命换取了如今的丰硕成果。他在亚马逊河流域的热带雨林里贩过木材,有一次独自驾车进入雨林,几天几夜的连续赶路,疲倦到了极限,一不留神,连人带车翻入一条鳄鱼河中。此河鳄鱼成群,凶猛无比,常有印地安人葬身鳄鱼之腹。他在即将没顶的车内挣扎了数个小时,在恐惧绝望之际,幸运之神眷顾了他,他遇到了当地印第安人,他们用特殊的草药驱逐了围在车旁的十几条鳄鱼,当地部落的首领将他和车拉上了岸。他还在毒品泛滥的贫民区摆摊设点卖过日用百货,在繁华都市里约热内卢、南美的后花园圣堡罗开发房地产,也在偏僻的巴西乡村建厂生产沙滩椅、挂钟等日常用品。他凭借着明溪儿女的那股冲劲,那股韧劲,失败过,最终成功了。他积累了数以亿计的个人财富,成为圣保罗赫赫有名的苏珊集团公司董事长,圣保罗巴中贸易促进会会长。
他在异国他乡传奇的创业史要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说起。他离开家乡,最早闯荡到了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深圳。开初他与朋友合作经营日本进口的电子原器件三级管;盈利丰厚,收入颇丰,着手投资建厂,进口零部件进行产品组装;之后则以贴牌等方式与日本产商合作来料加工。然而,产品没有自己的专利品牌,发展命脉掌握在外商的手中,一切经营均为外资方掌控,稍有不慎则鸡飞蛋打,前功尽弃。由于合作伙伴对时局及现代科技飞速发展的状况估计不足,加之同行业市场竞争日趋激烈,他们在深圳、珠海等地扩张设厂后,受金融机构银根紧缩政策影响,无法贷到急需的投资款项,以失败告终。这时候的王奠兴到了走投无路的境地,在丧尽千辛万苦赚得的第一桶金后,他选择了跨出国门寻找商机。

丛林历险 梦圆巴西

1991年初,王奠兴带着空空的行囊,几经周折来到了南美洲后花园巴西第一大都市圣保罗,开始了他的重新创业历程。刚到巴西人生地不熟,经热心华侨介绍,他蛰居在一位精通华语的台湾老板的工厂配件房里,早出晚归,不断地寻找着创业机会。没有资本投资开店办厂,他只能一边打工谋生,一边寻找机会,思索着怎样才能以最小的成本投入获取最理想的利益。得知国内木材市场热销巴西原木后,他独自一人走进了亚马逊热带雨林,考察那里的特种珍贵的林木资源与经营渠道。在那里他与印第安人部落酋长交上了朋友,与印第安人同吃同住同伐木,用在短期内恶补学来的半拉子葡萄牙语及肢体语言与他们交流。

天有不测风云,一次独自驾车前往另一印第安人部落途中,车辆陷入了雨林沼泽里三天两夜,他饥寒交加,野兽与毒蛇在他车外围堵与嚎叫,他在极度的恐惧和惊慌中煎熬着。吉人自有天相,在精神与体能即将崩溃之时,他的酋长朋友带领大批的印第安人找到了他。在他得救后体力稍恢复的第一时间,他把带去的所有黑奥(巴西货币) 分发给救他的所有印第安人。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酋长见他如此举动暴跳如雷,掏出手枪朝天连开数枪!嘴巴叽里呱啦地不知在骂些什么,酋长让他尽数收回黑奥,并让部下将王奠兴押进酋长车中,向部落所在地急驰而去。

酋长五十多岁,个矮但壮实,全身古铜色,毛发黄黒相间,胡须拉渣杂乱无序,看他的架势着实威严勇猛。酋长的家在亚马逊河雨林深处的一片阔叶林中,他有十二位妻子,家中老少共有三十五口人。整个部落散居在这片阔叶林的六七十平方公里范围内,有五十多个印第安人家庭,每个成年男子都有二至三位妻子,每个家庭在八至十口,人口共四百多。他们以捕鱼与种植土豆、玉米、大豆、木薯、甘蔗等为生,以在亚马逊河捕鱼为主业,主要粮食为土豆与玉米。他们的穿戴以自产的亚麻与鱼皮兽皮自制而成,居所是小木房,过着半原始的生活。酋长有绝对的权威,部落成员不敢不服。

王奠兴被救后住进了酋长的家。由于语言不通,他与酋长的沟通存在巨大的问题。酋长家安全与饮食不存在问题,可是每天在酋长家进进出出的印第安人投过来的眼光令人毛骨悚然,特别是那些女性印第安人,她们和男人一样裸露着上身,进来时也不顾酋长那威严的目光,竟直走到王奠兴的面前,叽哩哇啦地说着什么,双手不老实地在王奠兴的身上摸来摸去,王奠兴紧张得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他不敢怒更不敢言,只能用肢体语言诉求酋长,酋长竟然也领会了他的意思,便甩了甩手中的竹杖让她们离开,王奠兴这才惊出一身冷汗瘫倒在地。在酋长家忐忑不安地度过了三天,体力也得到了恢复,正在寻机偷跑的当日,他在马瑙斯市做木材生意的朋友陈先生带着翻译找到了酋长家。王奠兴见陈先生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激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泪水却禁不住哗啦啦地落了下来,紧紧拥抱着陈兄弟。通过翻译与酋长沟通,知道了王奠兴错闯了印第安人的领地。经过翻译的一番解释后,酋长喜笑颜开,当即召集副手们和十二位妻子到茅草大棚里吩咐着什么。交待完毕,副手们分头行动去了,十二妻子则齐刷刷留在了大棚内一字排好队。酋长躬身走到王奠兴面前摆着“有请”的手势,王奠兴不明白什么意思。翻译告诉他,麻烦事来了,酋长让他从他的十二个老婆中选一位最中意的女人做自己临时老婆。听说酋长要送老婆给他, 王奠兴吓得两腿直打哆嗦,他颤声问陈兄弟怎么办,陈兄弟此刻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惊呆了,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两眼直盯着翻译。酋长原来略带笑容的脸孔露出了凶相,一股杀气直逼王奠兴,右手握着的短柄长刀此刻晃荡着寒气。此时的王奠兴心中暗想,如果不接受酋长馈赠的老婆可能招致杀身之祸,究竟有什么权衡之计呢?是否先接受酋长的好意,而后寻机带着她逃离这片热带雨林后再让人送还?生存的本能让王奠兴恢复了他的理智,他连忙让翻译替他表示衷心的感谢。不曾想翻译话音未落,酋长尖利的口哨声响彻这片雨林,瞬间几十个手持长矛刀棍的男男女女便闯了进来;酋长语速急切地交待了几句后,他们又迅速散开。翻译也摸不着头脑不知何故,酋长却和蔼地对翻译说,请王奠兴放心,待会儿大伙们要来庆祝一番;现在请王奠兴立即选人。王奠兴此时全身都在颤抖,惊恐万状之下已是大汗淋漓,十二个上身赤裸的女子挤挤挨挨地把他围在了中间,王奠兴为保全性命,无可奈何就近选了位女子。此女子身材较较小,不似其他女子人高马大,汗毛较细弱,颧骨突出,面庞宽阔,肤色褐暗,估计不出年龄,应该不会超过二十五岁,从她棕色的胸部可以判断她应该尚未生育。选罢女人,王奠兴与该女子席地而坐,之后便任由酋长摆布了。

王奠兴所选的这位女子,看上去相对面善,她安静地端坐在王奠兴的左侧,两眼直直地看着酋长,忧忧怨怨,可怜兮兮的。偶尔偷偷瞄上一眼右侧身旁紧张得直打哆嗦的王奠兴。通过翻译得知王奠兴选中的那位女子是酋长的第十二位妻子,名叫伊娃,芳龄只有二十岁。前年二个部落为了争夺一片林地发生械斗,她的父母及兄弟姐妹全被另一部落砍杀了,幸好伊娃外出,幸免于难。家中已没有其他亲人,之前被酋长收养,去年才正式把她纳为第十二妻。她家已没有了亲人,王奠兴与伊娃的婚礼也就不需按当地的习惯去操办了,可以根据他自己的意愿选择结婚方式。成婚后,王奠兴与伊娃便是酋长部落的亲戚了。王奠兴如果想在此经营木材生意,只要是在酋长部落的势力范围内的林地上,不论是什么品种的木材,他们都会毫不犹豫地半卖半送提供给他。王奠兴听罢翻译的一席话,转头私下和陈先生合计着。陈先生认为只有“从命”才能保全性命,或许还能打开一片木材生意的广阔天地。

经过几个小时沟通,最终双方确定,由酋长负责在离酋长居所约一百米的阔叶林地上建一座茅草新房,作为新婚礼物赠送给王奠兴“夫妇”,生活用具按王奠兴的生活习惯,由陈先生去外地帮忙采购。酋长的一则附加“关心”最为要命,那就是在新房旁边建一座警卫部茅草房,由酋长指派两名年轻的印第安小伙日夜轮班为王奠兴值守警戒。王奠兴知道这样一来,快速脱逃雨林已那是不可能的事了。达成共识后,酋长立即召集了几十个壮小伙开始建起了新房。几个小时后,一座一人多高,三米见方的新茅草房就建好了。房子四周用了五层芭蕉叶围密,房顶是棕榈树的苞叶厚盖,上面加盖了编成门片状的茅草片,房门也是用芭蕉叶编织而成。由于购买用品用具尚需时日,床上用品则是酋长送来的十几张带毛的兽皮,有狐狸皮、马麂皮、海獭皮、还有一张神似大老虎皮制作而成的被褥,吃喝则暂定在酋长家。

当天晚上,酋长召集了除了值守边界的人员外的所有部落成员参加王奠兴与伊娃的新婚狂欢,熊熊的篝火染红了亚马孙河热带雨林里的这片小小的天,印第安人吃着烤羊腿,喝着椰果汁、棕榈酒,喊着、奔着、跳着、舞着,热闹非常。王奠兴与陈先生及翻译三人则是惶惶不可终日地傻坐在木礅上,呆若木鸡似地看着这热闹的场面。不时有印第安女人过来拽扯他们入场,,但每次都被酋长喝令退下。王奠兴在思量,今夜究竟要如何度过,他越想越后悔来到这离家万里之遥的异国他乡,更后悔莽闯到了这片还没有进化完全的酋长部落的领地。命运如此弄人,来到此地竟有人将妻送与自己结婚!为了自己与亲人的幸福,千辛万苦闯荡世界来打拼,竟然落到任人摆布“奉妻完婚”的尴尬境地,不知不觉,他已泪挂双腮。几天的惊恐,几夜的熬煎,他早已身心俱疲。此时的他,身子就像灌了铅似的沉重,双腿麻木不能起身。任凭周围怎样的噪杂,他的眼眼睛已经无法睁开,他索性闭上眼,停止了思维。陈先生在一旁神情紧张地观望着酋长的动静,此时的酋长则尽情地嚎叫与狂舞,好像根本没有其他人的存在。翻译则比较轻松自如,一手搭在陈先生的肩上,另一手则拿着一根树枝在地上敲击着,随着印第安人围着篝火呼喊跳动的节奏,左右上下敲着杂乱的节拍。他知道,此刻的王奠兴已是精疲力尽到了极点,无需去唤醒,也唤不醒他了。只有翻译心中明白,今夜的狂欢还要持续很久。

三声响亮震耳的铜锣声响彻了夜空,王奠兴被这震耳的声响吓得从木礅上蹦了起来,好像大腿被挨了几刀,又痛又麻,一个踉跄栽倒在地。而陈先生和翻译也不明原因,条件反射似地一个往前冲去,一个则往后奔逃。等他俩回过神来时,不见了王奠兴。只见酋长和族人在往地上一团东西身上泼着什么,定神一看方知是王奠兴躺在地上,而往他身上泼的则是刚才灌里盛装的棕榈酒。他俩以为出了大事,误以为王奠兴被杀。因为翻译知晓,印第安人敲锣本来是部落间战争开战前或是战争结束时,后来演变成惩罚族人时要敲锣,或是猎捕到超大动物抬回村庄里时敲锣通知族人到场欢庆。翻译却不知敲锣的响声次数代表着不同的信号。今晚的三声锣响,是宣告庆典狂欢结束,要送新人入洞房而已。这三声锣把他们三人吓得魂飞魄散,王奠兴也着实吓坏了,但被泼下的棕榈酒刺激下,他已清醒了七八分。为了想好下一步怎样应对,他索性躺在地上装死,任由酋长等人去折腾。陈先生以为王奠兴真的昏迷不醒了,又不敢上前帮忙,急得团团转,翻译则叽里呱啦地凑上前去问酋长,该如何是好。这时的酋长也有了些慌张,吆喝着叫人拿来了刺猬的针,对准王奠兴的仁中连刺了三下。王奠兴本已清醒正装死状,这几针下去痛得大叫起来,大家手忙脚乱地把他抬到新房的“老虎皮”上。此时的伊娃呆立在门后,眼晴直盯着王奠兴的脸,她似乎察觉“郎君”正在装死,可又不敢言语,更不敢上前抚慰,生怕酋长发起脾气来惩罚她。酋长则认为王奠兴此时是伤病初愈又累了一天,体力不支而己。他吩咐伊娃今晚必须协同陈先生和翻译一起照顾好这位捡到的亲戚,同时让手下弄来了甘蔗水及山毛榉果汁、竹沥、茅草根汁等,以备王奠兴醒后服用。之后和翻译叽咕了几句便和部下一起离开了新房。此时已近黎明,两位“警卫”也不轮岗,手握长刀站立于新房门外。翻译让伊娃到门外回避一会,他要和王奠兴独处一会儿。酋长一离开,王奠兴一骨碌从“老虎皮”上爬了起来,正想挣扎往外冲去,被翻译和陈先生同时摁住,悄声告知外面有守卫。王奠兴铁青着脸,沮丧地看看翻译又望望陈先生。

三人商议后决定,先敷衍过今夜,待明早从长计议。他们让“伊娃”进房,让她坐在半躺半靠的王奠兴身边,她见“郎君”苏醒过来后喜形于色,叽里呱啦地对着王奠兴说着什么,翻译解释说,伊娃让王奠兴放心,酋长是位大好人,如果身体有问题,明天让他请“神医”来治病,今晚就好好休息,千万别紧张。王奠兴十分清楚,自己并没有病,只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坏了。如果明天酋长真要请“神医”来给自已看病,究竟这“神医”是何方神仙,是本族人?是外族人?难道会是“文明人”?很有可能是本部落或外部落的“印第安人”,如确是印第安人“神医”来此,没病都会被“神医”治死的。可是伊娃说过酋长是“大好人”,究竟是怎样的标准才是伊娃心目中的“大好人”呢?绝不能抱有任何的侥幸的心理。必须马上拿出对策,否则就来不及了。虽然天边逐渐露出了鱼肚白,只有伊娃靠在木排壁上似睡非睡,门外螅螅蟀蟀的动静说明守卫也尽忠职守。陈先生与翻译此刻也在盘算,如果帮助王奠兴逃脱了而他俩被抓,将必死无疑,只有三人同生死共患难,想出万全之策方可转危为安。如果王奠兴继续装死,可以缓解立马“成婚”之急,若被酋长看出破绽,后果将不堪设想。或者去告诉酋长,王哥身体有缺陷不宜成婚?可万一酋长不信,让人检查王哥身体,或许弄弄试验什么的,那可怎么办?检查试验结果身体没有问题,受辱受折磨是小事,可生命就很难保全了!若说待王奠兴身体恢复健康后再“成婚”,那将是遥遥无期的煎熬。乘机逃跑,这茫茫林海,遍地都是毒蛇猛兽,在这亚马孙河热带雨林的夏季,没有备足草药,一只蚊虫就足以将人毒杀,没有印第安人的帮助,想逃出这里,简直比登天还难的。思来想去,真无计可施。

伊娃突然醒来,三人都吓了一跳。三人同时望着伊娃,王奠兴转念一想,只有这个伊娃可帮助他走出困境,。目前他的命运就掌握在伊娃的手里,他让翻译告诉伊娃,他很感激酋长把她赐予自已为“妻”,也很愿意娶她为“妻”,只是现在自己身体不适,无法完婚,希望得到伊娃体谅。请她天亮后去向酋长表示衷心的感谢,同时他让伊娃去向酋长请求,希望酋长同意让他把她带出部落。其一,让她跟随他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其二,由于语言不通无法交流,势必会影响他们将来的家庭生活,她可以到外面去尽早学会巴西的“官方语言”葡萄牙语;其三,等到身体恢复状态,他立即返回部落,与酋长合作木材生意,共同改善整个部落族人的生产生活条件,造福族人。伊娃听罢翻译一席话,喜出望外,神态变得自然而柔美了起来。看来,伊娃已经被王奠兴的话语打动。只是还摸不准伊娃有否胆量去向酋长汇报。王奠兴判断,即然伊娃说酋长是“大好人”,即便酋长不同意,应该也不会过分地责难她。伊娃思考了片刻,同意天亮后去拜会酋长。此时,三人才松了口气。陈先生双掌合拢,起身默立,祈求上帝保佑他们能平安如愿。他们只能这样冒险了,没有其它更好的办法可以摆脱现时的危局,如果伊娃请示酋长不允,也只能用下策冒险逃离了。三人虽然都疲惫不堪,但丝毫没有睡意,伊娃很是体贴,她将山毛榉果汁调入甘蔗汁盛给他们,他们早已经口干舌燥,咕噜咕噜喝了下去。天微亮后,他们再也支撑不住,合上眼打起了瞌睡,鼾声如雷。
时近中午,伊娃连奔带跳地闯进了“新房”。她眉飞色舞地告诉翻译,酋长同意了他们的决定,准备用木排沿亚马孙河顺流而下,送他们一行到马瑙斯市。王奠兴听罢此言,他一连问了四五遍,这是不是真的?翻译告诉他,千真万确!狂欢后酋长再也没有在他们面前出现过。当天下午,酋长派了一位副手和值守的那两位壮小伙,把他们四人送到距离部落村庄十公里外的亚马孙河边。临走前,翻译询问副手,酋长是否会过来送行?副手说酋长有事就不过来了,你们也不需要去向他道谢和告别了,路上所需的物资已派人送到河边了。不曾想,他们到达河岸边时才发现,这里聚集了部落里几乎所有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他们个个手握藤条,喊着号子,击打着地面,整片河岸尘土飞扬,喊声震天。这是在用他们的特有方式,隆重地为他们送行。副手和守卫推搡着他们上了河岸下的一大片木排,木排上立有五座可住人的塑料棚,其中一个棚子里有王奠兴的坐车。而翻译与陈先生的坐车据说在另一木排上。真不可思议,他们竟然把小车也弄上了木排。吃的、喝的、穿的、睡的一应俱全,足以保障他们在亚马孙河漂流期间生活所需。后来才知道,酋长是故意不来相送,因为他坚信他们肯定还会回来!他也相信把伊娃交给王奠兴可以一百个放心,将来他和伊娃一定会给部落族人带来好运!

确实如酋长所言,半年多后,王奠兴带着十几人组成的华商团队来到了酋长部落所在地,通过巴西政府有关部门的协作,与部落达成了林木开发生产合作社。经过几年的努力,部落的生产、生活条件得到历史性的改变,村里设立了小学,公路也直通到了离这里三百多公里的马瑙斯市。王奠兴在亚马孙河流域与酋长部落合作了近五年,他将那里的优质花梨木加工成板材后,海运回中国的浙江宁波,生意可谓风生水起。王奠兴到巴西后这段传奇,让他刻骨铭心,在异国打拚出的第一桶金也因此而得。

此后,他又辗转回到了圣保罗,在那里经营过木材等多种生意。由于木材的出口越来越规范,受到许许多多的政策与市场制约,因此便放弃了此项业务。王奠兴本性慷慨大方,诚实守信,勇于开拓,勤奋进取,独具商业眼光和经营智慧,他在圣保罗立足后与妻子一起经营中国轻工产品,获得成功。之后涉足圣保罗房地产业,由于巴西将在2014年夏季举办“世界杯”,2016年举办夏季奥运会,这千载难逢的好时机,给巴西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房地产业也给王奠兴挣得盆满钵满,生意越做越大。尽管如此,王奠兴只要有时间,他每年都会不定期地长途跋涉到酋长部落去看看,前后对该地区无偿援助了几百万美元。

伊娃始终没有和王奠兴“成婚”,成功逃出酋长部落后,王奠兴出资送她到一所私立学校学习语言三年,跟随王奠兴走南闯北,几乎跑遍了巴西全国。她聪明伶俐,上进心特强,成了王奠兴的好帮手,王太太也把伊娃当成了自己的亲妹妹,疼爱有加。她学会葡萄牙语后找了位巴西小伙成了家。她与丈夫都在王奠兴的公司工作,目前有三男二女五个孩子,孩子们的教育等一切开支除了政府有少许福利外,全由王奠兴公司承担,全家人过着稳定幸福的生活。陈先生与翻译目前都是王奠兴巴西公司的股东,他们兄弟般的感情永远都是最珍贵的财富,他们正朝着更远大的理想继续团结努力奋斗着。

功成名就 情系桑梓

亲不亲故乡亲,国外再好也不如自己的家乡好。王奠兴接待过无数的祖国访问南美国家的代表团,有政府组织,有民间团体,而每次送别祖国亲人的时刻,他总有难以表达的酸楚在心头。海外打拼多年,思乡的情结越来越浓,早日回国投资兴业的意愿越来越强。2013年,经过考察论证,他联合圣保罗的亲朋好友,筹集十亿人民币资金回到祖国,携妻子孙群红,儿子王昊、王贤哲一起在广东东莞寮步兴建了二十五层的“南美世贸大厦”,为祖国与巴西搭建了一座经贸交流平台,为中国与巴西的友谊与合作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王奠兴创建的巴西中国经济贸易促进会总部基地暨南美世贸中心设立于中国东莞,落户在寮步镇香市路西侧。项目用地面积35亩,总投资6亿元,建设有一栋主楼25层多功能5A写字楼,一栋14层附属楼及五层超过6000平方米的“中国制造产品展览中心”。主楼可容纳200家中巴会员企业,将带动巴西—中国经济贸易促进会的海外成员,优先采购中国企业的产品销往巴西及南美洲。

2016年12月8日,巴西中国经济贸易促进会总部基地暨南美世贸中心举行了启动仪式,为加强中国特别是东莞同巴西以及拉美国家人文,经济,科技等方面的合作创造了一个很好的平台。启动仪式当天有200多人参加活动,有全国各省的企业家代表,广东省、三明市政府代表,家乡明溪县政府代表团,其中包括来自巴西,阿根廷,智利,古巴,厄瓜多尔,墨西哥,哥伦比亚等8个国家的70多位外籍政府企业学者代表。还有包括巴西RECORD电视台,ESTADAO圣保罗州报,VALOR ECONOMICO巴西财经报,西班牙ABC集团,南方都市报等多家国内外主流媒体参加了启动仪式。王奠兴表示,南美世贸中心落成,这是走出来的第一步,接下来肩上的担子更重,他将来会促进中巴两国的企业政府在多领域交流,一定会把巴西的会员,更多地招进来,来东莞寮步,到家乡明溪参与这个项目的扩展,进行合作。

他经常回乡考察,并与前往考察招商引资的明溪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及各有关部门积极沟通洽谈,回乡投资兴业,为家乡的社会经济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他不忘回报家乡父老,捐资助学、捐资助教,帮扶贫困户,为家乡公益事业慷慨解囊,2014年他为湾内小学捐资十万元人民币。

鉴于王奠兴为巴中友谊及社会经济发展做出的贡献,2015年9月3日,王奠兴接受国务院侨办邀请,参加2015年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的“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观礼大会。2016年王奠兴被巴西政府授予荣誉市民称号。2016年底王奠兴被推选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届明溪县委员会常委。

三明侨报地址:三明市列东中银大厦十七层 编辑部:0598-8241637 广告部:0598-8225078 传真:0598-8241637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8-8241637 举报邮箱:smchenzz@163.com 
闽ICP备17004850号  ag6亚游|开户 Copyright @ www.smqbw.cn 2017-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欢迎您访问本站,您是本站第 3015578 位访问者